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走進巴中 > 巴中概況 > 歷史溯源 >> 正文

巴文化歷史地位及其核心價值

  【提要】在多元一體的中華文明宏大格局中,巴文化是幅員廣袤、特色突出、最為古老的區域和族群文化之一,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巴文化形成了個性鮮明、深邃堅定的核心價值理念:忠勇信義,浪漫包容,認同華夏,崇尚統一。

  【關鍵詞】巴文化歷史地位核心價值忠勇信義開放包容認同中華

  巴文化產生于歷史上的巴人、巴國和巴地,是一種時空范圍非常廣袤、根深葉茂、特色鮮明的族群和地域文化,從古至今,源遠流長、生生不息,內涵深邃豐厚,影響廣遼深遠。這里謹就其歷史地位和核心價值略予討論。

  一、巴文化的歷史地位和鮮明特點

  首先,巴文化是中國極為重要、幅員廣袤的區域文化之一。

  為方便討論,這里先概述一下巴的地域范圍。最早對“巴”的地域作出明確記載的是《華陽國志》的《巴志》:“其地東至魚復,西至僰道,北接漢中,南極黔涪”。1魚復或作魚腹,即傳統川東的奉節縣,是著名的夔門亦即瞿塘峽所在地,現屬于重慶市,這是東周時候巴國東邊的疆界和東大門。西至僰道,秦漢制度規定,“縣有蠻夷曰道”,因此僰道就是其時少數民族僰人聚居的縣級行政區劃,其地即今天川南的宜賓一帶,這是巴國西界。北接漢中,當時漢中的首府在今天陜南的南鄭,與今四川省南江縣和通江縣依米倉山、大巴山相鄰,這是巴國的北界。南及黔涪,黔指黔江,涪指涪水,實際上就是烏江中下游,這一帶自古在巴的范圍內,所以古稱巴涪水,在今天重慶市的涪陵匯入長江,因而南及黔涪,就是巴國的南疆已經達到涪陵和貴州部分地方。由上可知,巴國的疆域相當遼闊,北邊到了陜南,東邊到了奉節巫山一帶,西邊抵達宜賓,南邊就到了今天渝、鄂、湘、黔交界的地方。

  需要指出的是,巴國的地域又是個動態變化的范圍概念,特別是結合考古學資料和文獻記載來看,其地盤曾經還要寬些,至少東邊就到了湖北省的西部,北邊到了漢水中游地區甚至河南南部,西邊則其輻射力最強盛的時候,又到了今天的涪江流域,南邊到了今天貴州遵義一帶。而它的文化因素所及,亦即巴文化輻射的范圍還要寬得多,以至于巴蛇吞象的傳說流傳于湖南洞庭湖一帶,說明巴人的一支可能后來遷徙到了那里。至于考古學文化因素,則遠在今天成都平原上都能夠看到。當然“巴文化”的地域和“巴國”的疆域概念還是有所不同的,但我們討論“巴文化”的歷史地位和核心價值觀,無疑都要以這兩個地域概念為基礎。當然,無論在《華陽國志》記載或現代學術研究揭示的范圍內,尤其是到了春秋晚期戰國以后,嘉陵江流域,準確地說是嘉陵江中下游地區,尤其是整個渠江流域,從巴中經達州到峽江地區,可謂巴的腹心地區,因而這一帶的巴文化也最為典型,延續時間最長,最能體現巴文化的歷史地位和核心價值理念。這樣一個情況,和大巴山地區作為巴人的起源地和聚居地也是完全吻合的。

  第二,巴文化是中國最古老的區域和族群文化之一。

  根據《華陽國志》的記載,巴蜀“同囿”,俱處“華陽之壤,梁岷之域”2,其“為國”甚為古老,“肇于人皇”3。又稱“巴國遠世則黃帝之支封,在周則宗姬之戚親”4。換句話說,巴人不僅是中華人文初祖黃帝之后,而且其歷史淵源可能比炎黃還要早。“人皇”是著名的“三皇”之一,見于我國極為古老的“三皇五帝”歷史傳說。五帝指黃帝、顓頊、帝嚳、堯、舜,距今差不多有四、五千年,在他們之前還有一個傳說當中的三皇時期。“三皇”有多種說法,其中比較流行的一種是指“天皇”、“地皇”、“人皇”。可見按照《華陽國志》的記載,巴蜀地區的文化史至少也有五、六千年。過去因為缺少考古資料的佐證,好多學者對此說都存而不論。現在看來,常璩的說法并非向壁虛造,而是有所依據的,因為相當一個時期以來的考古發現已經充分證明,巴蜀地區的歷史,的確非常古老,其新石器時代的資料已經可以早到距今六七千年以上了。而巴地最為古遠的古人類化石材料--巫山人的時代距今200萬年以上,是東亞大陸迄今發現的最早的古人類化石。傳世文獻記載反映,巴地文明的起源和建國很早,如《山海經·海內經》即稱“西南有巴國,太皞生咸鳥,咸鳥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為巴人”5。又說“夏后啟之臣曰孟涂,是司神于巴”6。《今本竹書紀年》也載:“(帝啟)八年,帝使孟涂如巴訟”7。反映巴國早已經建立,并且與中國最古老的王朝--夏朝已經有聯系互動。而據《海內經》的記載,巴的起源更早到了傳說中的史前太皞之時。巴在出土文獻中最早的記載,則見于商代甲骨文:

  癸丑卜亙貞王比奚伐巴8

  貞我登人征巴方9

  甲午卜……王比伐巴方受有祐10

  巴、巴方,即巴國,卜辭記殷商王朝多次舉兵討伐巴國。到周朝,則不僅文獻反映巴人參與了歷史上著名的武王伐紂,而且因充當先鋒,“歌舞以凌殷人”,迫使殷人“前徒倒戈,故世稱之曰:武王伐紂,前歌后舞也”11。巴人因在滅商戰役中戰功赫赫而名垂古今,由此成為周王朝在南土的重要姬姓封國。

  巴人活動、居住的范圍,巴文化的范圍曾經很寬。在這么寬的地域范圍內,先秦時有很多族群和小國。史學大師蒙文通先生在其《巴蜀古史論述》一書中專列《巴蜀境內的小諸侯》一節作了精辟考述。他指出,古代巴蜀區域內“有百多個小諸侯”,“巴蜀不過是兩個霸君”和“兩個聯盟的盟主”12。歷史上的巴王是由這些大大小小的諸侯邦國聯合而成聯盟的首領,稱為共主。正是因為如此,在巴王之下的聯盟內部,有枳(今天涪陵一帶)之巴,有廩君之巴,有板楯之巴,還有姬姓之巴,還有其他的巴。姬姓之巴即巴王或曰共主,是周王分封的宗親,它借助周王的力量因而最強。賨人之巴“世號白虎復夷,一曰板楯蠻”13,就是以達州、巴中等市所在的渠江流域一帶為中心,應該是諸巴之中地域最廣、人口最多,跨了大巴山及其南北麓。姬姓的巴最早就活動在大巴山北麓的漢水流域,這個巴在《左傳》里面記載得非常清楚,當時主要就是在漢水中上游地區活動,并且整合整個大巴山及其周邊地區各族群邦國成為其領導下的大型政治聯盟。漢水中上游地區就緊靠著大巴山地,在大巴山以北、以東那邊,而大巴山以南、以西就是渠江、嘉陵江流域這邊,兩邊通過發源于大巴山的河流谷地通道相互交通。秦舉巴蜀以后,巴又自始至終成為鞏固古代大一統中華文明的“王業之基”。

  第三,巴文化是多元一體中華文明最具特色的區域文化之一。

  所謂巴文化,就是歷史上巴國、特別是巴人或巴地創造的文化。巴文化是極其具有個性和特點的區域性文化。首先從社會精神和價值理念層面看,它富有特質的精神大體上反映在哪幾個方面呢?學者或把它概括為“忠勇信義”或“忠勇節義”等方面,總結得相當好。當然或許還可以再略作補充,大致可用“忠勇信義、豪放包容”和“認同華夏、崇尚統一”來概括,已經涉及到巴文化的價值理念核心層。就巴文化的物質技術層面而言,富有特色的板楯、丹砂、巴鹽、巴鄉清酒,均聲聞遐邇,史籍有載。而考古發現的城壩、羅家壩等遺址,和巴式青銅武器、虎紐錞于、以及青銅器物和印章上的巴人圖語等等,則反映了巴人輝煌燦爛的古代文明。文獻記載的巴蛇吞象、廩君擲劍、鹽水女神、巴楚聯姻、秦巴會盟、巴人射虎等歷史文化傳說,無不膾炙人口,充滿神奇異彩。至于威武雄壯的巴渝舞,不僅具象而真實地反映了三千多年前武王伐紂的重大歷史事件,而且其音樂舞蹈更是歷代馳名華夏的經典,至今令人神往。

  二、巴文化的核心價值

  巴文化不僅具有崇高的歷史地位和鮮明的風格特色,而且內涵深刻豐富的價值理念。下面謹對其中最突出的核心價值理念和精神略作初步的論述分析。

  第一,忠勇信義

  千載之下披覽史籍,巴人忠勇信義的形象撲面而來,呼之欲出。說巴人或巴文化具有“忠勇信義”的優秀精神和寶貴品格,這是有充分依據的。

  巴文化的忠,首先表現在忠于自己的父母之邦,《華陽國志》記載:

  周之季世,巴國有亂。將軍有蔓子請師于楚,許以三城。楚王救巴。巴國既寧,楚使請城。蔓子曰:“藉楚之靈,克弭禍難。誠許楚王城,將吾頭往謝之,城不可得也。”乃自刎,以頭授楚使。(楚)王嘆曰:“使吾得臣若巴蔓子,用城何為!”乃以上卿禮葬其頭。巴國葬其身,亦以上卿禮。14

  這個故事已帶有濃厚的傳說色彩,不必全當為史實,但它集中強烈地反映了巴人視忠于國家、忠于職守遠甚于自己生命的精神。

  第二,巴文化的忠,亦表現為堅定地忠誠于自己的誓言。相傳“周武王伐紂,實得巴蜀之師,著乎《尚書》。”根據《尚書》,在滅商大戰之前,武王要求巴蜀等參戰盟軍“稱爾戈,比爾干,立爾矛,予其誓”!全軍立誓要“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羆”15,堅決戰勝敵人。宣誓之后,史載“巴師勇銳,歌舞以凌殷人,殷人倒戈。故世稱之曰,‘武王伐紂,前歌后舞’也!”16正是擔當先鋒的巴人勇士們信守誓言,勇猛殺敵,“歌舞以凌殷人”,迫使殷人士卒前徒倒戈,聯軍一舉滅亡了殷商王朝。

  巴人的勇,已經在上舉史實中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無須復加贅述。這里接著說巴人的信,亦即其講信用,同樣亦在信守伐紂盟誓的上述著名史例得以充分展示。這里再舉史料加以進一步說明:

  秦昭襄王時,白虎為害,自黔、蜀、巴、漢患之。秦王乃重募國中:“有能煞虎者邑萬家,金帛稱之。”于是夷朐忍廖仲、藥何、射虎秦精等乃作白竹弩于高樓上,射虎。中頭三節。白虎常從群虎,瞋恚,盡搏煞群虎,大呴而死。秦王嘉之曰:“虎歷四郡,害千二百人。一朝患除,功莫大焉。”欲如約,嫌其夷人。乃刻石為盟要:復夷人頃田不租,十妻不算;傷人者,論;煞人雇死。倓錢盟曰:“秦犯夷,輸黃瓏一雙。夷犯秦,輸清酒一鍾。”夷人安之。漢興,亦從高祖定亂,有功。高祖因復之,專以射虎為事。戶歲出賨錢口四十。故世號白虎復夷。一曰板楯蠻。今所謂頭虎子者也。17

  這是史上秦廷與巴人制定盟約的明確記錄,雖然朝廷履約過程中表現出了某種曲折性,但最終仍然“如約”。尤其是雙方的“刻石盟要”體現出了一定的對等原則,投射出古老的契約精神,堪稱優秀的文化傳統。史書又載:

  漢高帝滅秦,為漢王,王巴、蜀。閬中人范目,有恩信方略,知帝必定天下,說帝,為募發賨民,要與共定秦。秦地既定,封目為長安建章鄉侯。帝將討關東,賨民皆思歸;帝嘉其功而難傷其意,遂聽還巴。謂目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耳。”徙封閬中慈鄉侯。目固辭。乃封渡沔侯。故世謂:“三秦亡秦,范三侯”也。目復(請)除民羅、樸、昝、鄂、度、夕、龔七姓不供租賦。閬中有渝水。賨民多居水左右,天性勁勇;初為漢前鋒,陷陣,銳氣喜舞。帝善之,曰:“此武王伐紂之歌也。”乃令樂人習學之。今所謂《巴渝舞》也。18

  范目和漢高祖“要與共定秦”,同樣體現了上述古老的契約精神,而雙方信守承諾,照例也反映了巴人信守承諾的優良傳統。

  至于巴文化中的“義”,更是史不絕書,不僅已經充分體現在上述歷史記載中,而且頗獲先賢尤其史家的贊譽。如巴人充當武王伐紂和漢高祖還定三秦的英勇前鋒,并非僅僅是由于其“天性勁勇”,“銳氣喜舞”,更是因為周武王和漢高祖的“統一”戰爭,賦有一種征討暴戾、“替天行道”的“道義”性質,因而巴人充當急先鋒,也就體現了其尚義崇德的古老理念和精神,自古號稱“義民”。如《華陽國志》的《巴志》就盛稱“其民質直好義,士風敦厚,有先民之流”。書中又褒揚其地“五教雍和,秀茂挺逸。英偉既多,而風謠旁作。故朝廷有忠貞盡節之臣,鄉黨有主文歌詠之音。”19尤其稱贊“板楯七姓,以射虎為業,立功先漢,本為義民!……其人勇敢能戰……號為神兵!”20其英勇氣概和凜然正義,可謂義薄云天。

  古代巴人一直保持著忠勇豪放、信守正義的光榮傳統。史書又記載,漢初板楯蠻“從高祖定秦有功,銳氣喜舞。帝善之,曰:‘此武王伐紂之歌也’,乃令樂人習學之,今所謂‘巴渝舞也’。”21打戰與跳舞,現在看來風馬牛不相及,但兩者的結合實際上正是古代軍禮文化的傳統,毫不足怪。打仗要唱歌跳舞,以提振士氣、威壓敵方,古代就是這樣的。古人打仗是很講禮的,雙方一定要站好陣,鳴鼓也就是奏樂才能進軍,決不能隊都沒有排好就進攻。堅守這樣一個古代的軍禮,這是歷史上很多民族的普遍傳統,在有的民族中一直流傳到近代。如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蘇格蘭人都要整齊列隊吹著風笛,穿著花格裙子,敲著鼓去沖鋒陷陣。所以巴渝舞實際上就是源于賨人古老的軍樂軍禮傳統,其雄壯優美的音樂舞蹈,形象地展示了巴人忠勇信義的核心價值理念和樂觀奔放的豪邁氣質。由于仗打得非常漂亮,漢高祖很興奮,就下令宮中的樂人,也就是當時從事音樂歌舞方面的專業工作者,學習和演出巴渝舞,成為國家的傳統節目,傳襲影響甚為久遠。

  第二,開放包容

  巴文化核心價值的另一重要范疇是開放包容。巴地和整個四川一樣,歷來就是一個移民進進出出的地方,其文化正像學者所喻,猶如一個大型水庫,水來自四面八方,又流向四面八方,在開放中形成動態的融聚。歷史上的四川,曾經有過至少六次大規模的移民,小的就難以計數了。早期的大規模移民,至少可以追溯到東周時期。考古發掘揭示,四川盆地東面的峽江地區很早就已經有了楚地遷徙來的許多移民;而從峽江地區的今重慶市忠縣以西直至以成都平原為中心的四川盆地西部,戰國時期的出土資料中,也已呈現出比較濃厚的楚文化因素,并且多表現為喪葬風俗和日用陶器等,應為移民或曰人口流動的反映。《華陽國志》明確記載,戰國時期巴國先后有江州(今重慶市區)、墊江(今重慶市合川區)、平都(今重慶市豐都縣)和最后的閬中(今四川省閬中市)等都城。22反映了楚的進逼,使巴人進一步朝西北方向后退,逐步放棄了江州、墊江、平都諸都邑,最后退守的都城就是閬中。這提示我們,到戰國中晚期,楚人甚至一度據有過江州等地,而位于閬中以東的今達州地區,也應已經落入楚人之手,屬《戰國策·秦策》所謂“楚苞九夷,又方千里”之地,“九夷”包括群蠻、百濮、賨、盧等族群,而其中歷代賨人亦即巴人所居中心之地,正位于眾所周知的渠江流域達州市一帶。楚人攻占這些地方后,遂依例移民其地,而且文獻反映其移民數量、規模達到相當水平。如《華陽國志·巴志》即記東漢桓帝永興二年(公元前154年),巴郡太守但望上疏曰:

  謹按《巴郡圖經》境界,南北四千,東西五千,周萬余里。……江州以東,濱江山險,其人半楚,姿態敦重;墊江以西,土地平敞,精敏輕疾。上下殊俗,情性不同,敢欲分為二郡,一治臨江,一治安漢。23

  這是歷史上最早提出的分巴動議。但望稱巴郡“南北四千,東西五千,周萬余里”,意在以族系民風之差異為理由,分巴為三郡,故明顯夸大其詞。但巴郡地域頗為廣遼,其地居民族系來源各異,亦是史實。倘以但望所言江州(亦即今重慶)至墊江(亦即今合川)一線為界,今達州一帶,正在此線以東,且地理上確為濱水山險之地,而“其人半楚”云云,足可見占據江州之后楚國移民之眾。從北面的萬源至達州,以及達州東北的宣漢等地,無論中古以來歷代相承流傳的春申君故里傳說24,還是羅家壩等地遺址中的楚文化因素,都與之吻合,應是楚勢力曾經到達此地后,楚系移民留下的歷史遺存。25

  古代最后的一次大移民就是湖廣填四川,這之前,由于明末農民戰爭,明王朝與清軍的戰爭,后來又是吳三桂大規模起兵反清叛亂及清廷的平叛,前后戰亂好幾十年,四川人口損失巨大。清政府一方面招撫土著人口,一方面大規模移民入川,形成移民與土著雜居的局面。達州、巴中等渠江流域的情況也類此,既有作為人口多數的外來移民,也有一定數量的土著。外來移民和土著和睦相處,正是巴蜀地區文化的古老傳統,這里歷來不排外,富有兼容并包的精神。巴本來就是多族群的聯合體,內有姬姓之巴、枳之巴、廩君之巴和渠江流域的板楯蠻之巴等,倘無兼容并包精神,族群聯盟絕難從夏商以來長期持續。包容必然開放,是同一過程的兩大面相,實為同一回事。巴文化的兼容并包精神,與巴蜀歷來就是移民區的史實和傳統相關,也與在此種歷史進程中形成的開放理念分不開,是一種非常可貴的文化品格。因為如果一個區域是開放的,其人民來自四面八方,又從這里走向四面八方,這個區域一定是充滿活力的。從系統論角度說,這就是一個開放的系統,而封閉的系統是沒有生命力的。巴蜀文化為什么能夠源遠流長,充滿活力,并形成開放包容的優良傳統,根本原因就在這里。

  第三,認同中華

  巴文化不僅忠勇信義、兼容并包、浪漫開放,而且一旦成為華夏--中華多元一體大一統文明共同體的組成部分后,就長期認同華夏,堅定地追求、崇尚中華大一統,擯棄分裂,并以此為其極為突出的核心價值理念。

  至遲從追隨旨在建立華夏一統秩序的周武王開始,巴人就長期認同華夏--中華文明,巴地則一直是追求歷史上我國多元一體統一國家的堅定一“元”。正如蒙默先生等學者所總結的那樣,爾后在歷史上,巴蜀往往成為古代王朝追求統一的“王業之基”。如秦舉巴蜀,“秦益強,富厚輕諸侯”26,終并六國;劉邦任蕭何,“留收巴蜀,東定三秦”,消滅項羽,威加海內;晉用王濬,樓船東下,掃平孫吳,復歸一統;“隋人席巴蜀之資,為平陳之本”;宋亦先取四川,然后才略定江南;而自秦漢開發經營西南夷以來,巴蜀又是歷代中央政權經營西南邊疆,維護鞏固國家統一的重要據點和依托。27

  這一切充分表明,巴和蜀一樣,這里的人民自古以來就是維護和追求中華大一統的重要力量。崇尚民族團結和睦,國家統一安定,一直是此一方人民的精神傳統和文化基因。巴文化的核心價值,亦是中華文明的核心價值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優秀的傳統文化資源,為我們構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提供了富有特色的支撐,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和現實意義。

  巴文化有如此重要的歷史地位,和如此深刻的核心價值理念,非常值得我們自豪。而以上述核心價值理念為深層結構的巴文化,無疑是優秀而特色鮮明的區域文化,是我們今天經濟社會發展,尤其文化事業和產業發展的重要資源。須要強調指出的是,近年來,國家已經啟動“一帶一路”宏大戰略,巴地正好位于南、北絲綢之路和長江經濟文化帶之間的樞紐位置上,是鏈接“一帶一路”的樞紐之地。這無疑使古老的巴地迎來了一次空前的發展機遇。而用好本土文化資源發展社會主義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促進經濟社會全方位進步,創造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無疑是擺在我們面前的光榮使命。

  (彭邦本,四川大學歷史系教授,兼任中國先秦史學會副會長、中國郭沫若研究會理事、四川省孔子學會副會長、四川省大禹文化研究專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四川省巴蜀文化研究中心學術委員。)

  注釋:

  1、(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25頁。

  2、(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20頁。

  3、同上。又見其書《蜀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175頁。

  4、(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101頁。

  5、《山海經·海內經》,袁珂:《山海經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453頁。

  6、《山海經·海內南經》,袁珂:《山海經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第277頁。

  7、王國維:《今本竹書紀年疏證》,載方詩銘、王修齡《古本竹書紀年輯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第203頁。

  8、《甲骨文合集》六四七七正。

  9、《甲骨文合集》六四六七。

  10、《甲骨文合集》六四七一正。

  11、(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21頁。

  12、蒙文通:《巴蜀古史論述》,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27-35頁。

  13、(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35頁。

  14、(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32頁。

  15、《尚書·牧誓》,(清)孫星衍撰,陳抗、盛冬鈴點校:《尚書今古文注釋》,中華書局,1986年,第286,288頁。

  16、(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21頁。

  17、(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34-35頁。

  18、(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37頁。

  19、(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28,39頁。

  20、(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52頁。

  21、(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劉琳:《華陽國志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第37頁。

  22、(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見劉琳:《華陽國志校注》,頁58,巴蜀書社,1984年。

  23、(晉)常璩:《華陽國志·巴志》,見劉琳:《華陽國志校注》,頁48-49,巴蜀書社,1984年。

  24、北宋《新定九域志》。該書“達州”條下云:“萬頃池,《圖經》云:楚公子黃歇所居之遺也。”(宋朝王存撰,王文楚、魏嵩山點校:《元豐九域志(下)》附錄《新定九域志·古跡》卷八,中華書局,2005年,第681頁。)其后明代曹學佺《蜀中名勝記》引南宋王象之《輿地紀勝》稱:“(縣)東北八十里,萬頃池,是春申君故居。旁有平田萬頃,鄰邑諸水皆源于此。”《元一統志》亦載“(萬頃)池在達州,相傳楚春申君故居也。其旁平田可百傾,多花果園林之勝。”《大明一統志·四川·夔州府·山川》同之。當地清以來地方志均承襲其說,或云在達縣,或云在萬源縣,具體位置已難以確定,要之皆屬于古代達州,亦在今達州市地域內。以上諸說,顯然均沿自前引《新定九域志》,該書系因《元豐九域志》所載過于簡略,于北宋大觀年間輯錄各地山川、民俗、物產、古跡等記載而成,以補其闕。值得注意的是,其書明確指出萬頃池為“楚公子黃歇所居之遺”,系出自舊時《圖經》,說明這是流傳已久的軼聞,應淵源有自,并非純屬虛妄,乃東周時期楚人西遷今達州等巴地史實之反映。

  25、詳拙文《楚文化西漸與川東春申君故里傳說初探》,中國先秦史學會、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武漢大學中國地域文化研究所編《楚簡楚文化與先秦歷史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長江出版傳媒湖北教育出版社,2013年8月)。

  26、《戰國策·秦策一》。

  27、蒙默等:《四川古代史稿·前言》,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5頁。

红中赖子麻将